從外商工作到外國工作 (2) – 從職場文化看國際競爭力

Multiple culture

在台灣外商公司工作時的前幾年,因為在瑞典公司上班,我接觸許多瑞典人,後來換到美國公司,搬到馬來西亞,更能感覺到國際化的工作環境,感受到不同國家的工作文化。為了要與其他國家同事有效溝通合作,有必要對別人的文化更加了解並尊重,也學習到許多辦公室政治學的道理。

體諒與尊重

瑞典人第一,擁有瑞典老闆是幸福的,瑞典人心地好、不急躁、願意傾聽、重視人的感受、做事按部就班、尊重對方,那時公司很賺錢,公司花大錢裝潢辦公室,提供適合人體工學的桌椅給員工,願意花八百萬台幣讓我辦一個公司尾牙,在良好公司文化之下,部門同事間都很團結合作,我在那裡找到了一群我一生的好朋友,只可惜當年我不懂得珍惜,在那家瑞典公司做了快五年後想追尋突破,就離開了公司,換到一家超級美國公司,展開了弱肉強食的競爭生活,之後就是不歸路了。

表達能力與自信

在前公司工作九年,有如華山論劍,公司倡導菁英文化,在所有亞洲同事中,一般來說新加坡同事表達能力最好、也最有自信,很能侃侃而談表達看法、給予建議。論語言能力,馬來西亞同事也相當好,但是他們通常比較謙虛,沒有像新加坡人那麼主動表達意見,來自台灣與其他亞洲國家的同事也是如此,較被動表達意見,往往要等主席邀請點名問其看法,才會表達看法,日本人就更安靜了,鮮少在會議中表達看法,常常要私底下問他,如果話題敏感,甚至要之後去問其他與他共事的日本人才能知道那位日本人的看法。來自中國的同事雖然不是每一位英文都很好,他們較勇於問問題,確保自己了解,不會裝懂。我碰到的幾個澳洲同事,人很溫暖,但也很會問關鍵問題並給予回饋,保持自己在會議上的積極參與。

我們開會常是用電話會議(Conference call)的方式進行,看不到每一位與會者的表情,因此你的聲音是建立大家對你印象的主因,不意外地,因著新加坡人良好的表達能力,以及公司總部高階主管設在新加坡,他們可近身與高階主管共事的原因,他們往往晉升快速,很年輕就擔任協理以上的工作,也因著他們身處東南亞,對亞洲各國多元文化較了解,溝通較容易,讓我覺得與新加坡上司工作比其他國家的上司容易。

工作競爭力

在我還沒跟印度人密切共事之前,新加坡人的表達能力被認為是最好的,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印度人更厲害,一山還比一山高,他們可以把很小不起眼的工作包裝成很重要的成就,如果同樣的工作在台灣推展,我們台灣人認為不值一提,這就是我們每天做的事,印度人會包裝成一件了不得的大專案,而且會把案子弄得很複雜,推行到上百人、上千人的規模,好像難度很高,但實際上並沒有徹底執行,或是執行後員工怨聲載道。

印度人相當團結,只要有一位印度的高階主管上任,他就會想盡辦法讓他其他的部屬也位居要職,在我前一個公司,在亞洲區最高主管從新加坡人換成印度人之後,我親眼見到一個一個的高階工作都被國王的人馬拿走了,其他亞洲國家的同事只能做該國家的工作,區域性的主管工作漸漸被印度人取代,甚至連新加坡的人力資源部門都充斥著印度人,他們都是從印度來的,不是土生土長的印度裔新加坡人。

在與印度人密切共事之前,我也對中國人的積極主動有深刻印象,跟比我資淺的中國同事一起工作,他們不只是想與你學習,還會去設定目標將來要做你的工作,這沒什麼不對,因為中國有十多億的人口,競爭非常激烈,上班族都想將來到國外去工作,將小孩送到國外念書,所以想進步、想升職是顯而易見了,不若台灣人與馬來西亞人較願意為家人犧牲自己的生涯發展。每一年底的年終考核,中國人會告訴主管明確的升職加薪需求,若是公司達不到其目標,他會告訴你,他要跳槽,因為新工作可以給他加百分之三十的薪水,其實,這十年因為中國快速發展,每一年中國同事的加薪都有十個百分比,他們的薪水早就追過台灣與亞洲許多國家,一個協理級的職位在中國至少超過年薪一百萬人民幣。

拿中國與印度來比較,中國人比較能跟亞洲其他同事共事,不會偏袒中國人,印度就會特別中意使用自己的人馬,升自己的印度部屬上來坐重要的職位。

關係到哪裡都重要

「關係」不是華人獨特的文化,到哪裡工作都是需要懂得經營「關係」,當我在瑞典公司工作的時候,我看到各國分公司的最高主管必是瑞典人。在美國公司想升官晉爵,則是要讓許多人認識你,認可你的貢獻,讓你的主管與其他區域主管在年底做亞洲區績效排名(Performance Calibration)時,有其他國家的主管為你發聲,幫你加分,這也是關係的一種呈現。如果美國老闆認識你,認可你的表現,那更可加速你的生涯發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常常在開多國會議時,很多人搶著在會議上做簡報介紹自己手上的案子;另外,到另一個國家出差時,有一些人會去找當地的最高主管一對一開會,介紹自己與自己完成哪些成就,台灣人很少會如此,大部分的台灣人都不喜歡開會,鮮少主動積極向他人介紹自己在做些什麼,何況還是到國外出差時。

國家大對職場發展有幫助

在國際舞台上,中國與印度往往得到高階主管更多的重視程度,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的員工夠多,他們可以提供更多的理由來要求更多的資源,這兩個國家火力全開地要求美國將一些重要職位開在該國;在我的前公司裡,澳洲、台灣、菲律賓、韓國的公司員工人數少,就比較吃虧,常常要不到資源,馬來西亞介於中間,雖然有四千人在馬來西亞,但比中國、印度規模小,只有製造與服務單位,從業務角度上不比台灣與新加坡研發中心受重視,所以馬來西亞常常要花很大力氣向美國的主管介紹馬來西亞在亞洲的貢獻,以提升其對馬來西亞人才品質的印象,畢竟馬來西亞中階主管以下員工的薪資遠比新加坡、中國、台灣,甚至印度低,工作努力,英語流利,對東南亞國家文化熟。近幾年來,我們常會看到在歐美很多公司將工作從歐美移到亞洲,因此,亞洲各國誰能勝出拿到工作,就看各國人力資源主管如何使出渾身解數來銷售該國,讓更多工作機會從國外移到自己的國家。

日本人佔便宜的地方是日本的市場有兩億人,大部分客戶或員工都不會講英語,文化較為保守,偏好有懂他們文化的日本人來服務,所以不可以從中國或從他國找會講日本語的員工來遠距離做日本人的工作,日本的人力資源主管堅持當地聘僱日本員工來服務他們的員工,認為外國人的日語程度有限,不能勝任當地工作。

我認為台灣人不要畫地自限,只有宏觀思考,才有發展。雖然台灣小,職缺不多,生涯規劃有限,但是為什麼我不可以去想拿下其他國家的工作?人不在印度,不可以成為管印度的主管?因為科技進步,不再需要你一定要在那個國家才能做那個國家的工作,去年,有一個台灣同事毛遂自薦去應徵一個印度的人力資源Share Service主管工作,這個工作要管十幾個印度人,結果他拿到這個工作晉升一級,而且他不需要在印度工作,在台灣就可以與管印度,不管他做得好不好,輕不輕鬆,他都升官了。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